翌日。

林晚晚要开张的酒楼,坐落在镇上的中心地区。

它前身本就是个酒楼。

林晚晚也是厉害,仗着林宇的名气,出面和前老板去谈判,最后入股成了合伙人,还扩大了规模。

不过就这种档次的酒楼,在裴灵眼里,就是个不入流的小酒楼。

今天来了很多人,和林晚晚同村的人就有好几桌。

裴灵一直陪在林宇身边,他过去和那些人敬酒打招呼时,裴灵就笑盈盈地站在他身侧。

男人俊美女人俏丽,是那样的登对。

见到他们的人纷纷称赞两人金童玉女,一片恭喜叫好声。

林晚晚冷眼旁观着,心里妒忌不已。

今天她也算是主场,照理应该由林宇陪着她一起去敬酒。

可裴灵那个小妖精,却总是碍眼地霸占着她的位置。

可恨!

“妈,昨天跟你说的话,你记住了吗?”

林晚晚拉过自己的母亲,低声询问道。

“放心,晚晚,妈都记着呢,我现在就去和你林姨说。”

林晚晚的母亲拍了拍自己女儿的手,略有犹豫,“晚晚,你确定要以这种不入流的手段得到林宇?会不会适得其反?”

虽然她很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林宇,可现在林宇身边已经有女朋友了。

他们一会儿要做的事,会不会让林宇恨上他们?

“妈,阿宇从小对我是什么样,你们都看在眼里。他现在之所以会不要我,只是一时被外面的狐狸精迷了眼。”

林晚晚循循善诱着,“我相信他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,哪怕他最初会恼恨我,但只要他要了我,就一定会对我负责到底。只要他娶了我,以我们从小到大的交情,我相信我们的婚姻会幸福美满的。”

这就是她要把林宇骗来开业现场的目的。

她要让今天有个特大新闻,让林宇和自己的事曝光在众目之下,让林宇为了自己的名声和前途,不得不娶自己!

“我女儿说得对,你等着妈的好消息。”

林晚晚的母亲点点头,转身去找林宇的母亲。

此时,林宇的母亲正和相熟的人在说笑。

听着大家的言词里满是对她的恭维和羡慕,她心里乐开了花。

靠着儿子,她也算是脸上有光了。

“惠芬,你来一下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林晚晚的母亲朝着林宇的母亲招了招手,示意她过去说话。

林宇的母亲和相熟的人说了一声,随后朝林晚晚的母亲走去。

“他姨,啥事?”

“惠芬,昨晚那个裴灵真的住在你家了?你对她的印象如何?她有没有恪守我们这里的规矩,安安分分的?”

林晚晚的母亲故意试探道。

闻言,王惠芬眉头一拧,“这个裴灵就是个千金大小姐,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,什么家务都不会做,而且做事随性,我一点都不喜欢。也不知道我儿子怎么会看上她的。”

尤其昨晚,她明明让裴灵睡自己女儿的房间,她倒好,早上是从她儿子的房间里出来的。

这女人是有多不自爱?

还没嫁进门呢,就这样和男人同床共枕了?

她真是又气又无奈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